@fraserxu Thoughts on life and code.

Am I talking too much?

10 Mar 2014

前几天参观了同学所在的公司Knewone, 和他们的程序员坐在一起聊了聊天. 回头想想,似乎从头到尾都是自己在说, 对方几乎没说, 或者说的很少. 再想想之前参加的一些技术活动, 好像情形也差不多.

于是开始思考, 我是不是说的有点多了?

自己所在公司Wiredcraft会定期举办线下开源活动, 作为活动组织者的 我们, 每次都要自己去准备一些workshop, 和参加活动的程序员一起分享自己近期的小项目, 或者分享自己 的一些工作经验. 因为是活动的发起者, 所以自己多说点, 似乎也是合理的.

我们举办的主题可以是任何和开源有关的东西, 某一门编程语言, Web开发技术, 运维管理, 都有涵盖到. 而我自己作为一个刚毕业, 而且是半路出门的菜鸟, 按理来说应该更多的是以一个学习者的身份, 去听别人 分享他们的经验和技术. 但是结果却通常是反过来的, 每次都是我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在讲自己的某一个npm 模块, 或者是前端开发使用的某一些技术, 而他们的反馈却似乎很少.

我能够理解的是"术业有专攻". 他们中或许有很多人不是做Web开发的工作, 可能是Java工程师, 或者做嵌 入式底层研发, 都有可能, 所以Web开发对于他们来讲, 也需要自己以一个学习者的姿态来倾听.

这次来到同学在的这个公司, 之前在网上也了解过他们的CTO(技术负责人)李路, 听过他在teahour.fm上面分享的一期podcast,也看过他们在网站上分享 的技术堆栈. 可以很容易的了解到, 他是一个不仅有技术, 而且有着相当多的程序开发和创业经历的程序员.

听了题为和knewone的李路聊聊技术和精益创业的这期podcast, 发现了很多值得赞同的观点, 认识到自己对深圳这座城市的了解, 还是很有局限性的. 深圳现在仍然是一座充满机遇的城市, 有着其他城市不具备的优势, 但同时也有着来自技术发展等各方面的挑战.

除了对深圳这座城市有了更多的认识, 另外值得关注的就是其强大的技术背景. Emacs编辑器深度用户已经能够说明很大问题, 加之其在圈内(ruby圈, nodejs圈外人士...)又有一定的影响力, 所以能够有机会和大牛交流, 是一次非常难得的机会.

以上说了这么多, 感觉有点在搞盲目崇拜了. 但是确正好加深了我心中的疑虑, 这么牛逼的人, 为什么在我黑了他们技术堆栈里头的每一项技术之后, 没有任何反驳, 也不发表任何意见, 而是继续坐在那里叫我给他展示我的个人作品.

浅薄了?

这是写这篇文章最大的动机了. 作为一个初学者, 在与大牛交流时, 要的就是低调. 可我好像不是?! 但是, 我很认真负责的说, 并不是抱着去炫(zhuang)耀(b)自己掌握了什么技术, 而是真的想去与人分享自己的经验, 敞开自己的同时希望能够得到对方真诚的回答. 我去黑他们的每一项技术, 是结合了自己与其他人交流的一些经历, 以及从其他另外一些人那里的经验, 比如说Ruby on Rails, 我自己完全没有资历去评判其好坏. 但是我有那么一点点点的学习经验, 还有与之前的某一位同事(某大牛)的交流, 觉得RoR可能在某种程度上限制了程序开发的自由度, 加之其在我个人关注twitter圈里的一些"太大", "太臃肿"等等的一些言论. 我并不一定对, 但也肯定不是完全错误.

很多时候我希望得到的是反驳的声音, 告诉我我的观念是错误的. 但每一次都似乎得不到太多积极的响应. Am I doing it wrong? And did I talk too much?